<var id="ll7bn"><strike id="ll7bn"><listing id="ll7bn"></listing></strike></var><var id="ll7bn"></var>
<var id="ll7bn"></var>
<var id="ll7bn"><dl id="ll7bn"></dl></var><thead id="ll7bn"></thead><var id="ll7bn"></var><var id="ll7bn"><strike id="ll7bn"><thead id="ll7bn"></thead></strike></var>
<menuitem id="ll7bn"></menuitem>
<menuitem id="ll7bn"></menuitem>
<ins id="ll7bn"><span id="ll7bn"></span></ins>
<var id="ll7bn"></var>
<var id="ll7bn"><strike id="ll7bn"></strike></var>
<var id="ll7bn"><strike id="ll7bn"></strike></var><menuitem id="ll7bn"><strike id="ll7bn"><listing id="ll7bn"></listing></strike></menuitem>
<cite id="ll7bn"><video id="ll7bn"></video></cite>
分享到:

高考志愿規劃師起底:證書交錢就能拿,有機構假冒“中字頭”發證

高考志愿規劃師起底:證書交錢就能拿,有機構假冒“中字頭”發證

2022年06月25日 19:56 來源: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一年一度的高考剛剛結束,“如何填報志愿”成了擺在考生和家長面前的又一道選擇題。

  6月23日,教育部發布預警:鄭重提醒廣大考生和家長,社會上有機構或個人向考生和家長開展的“高價”志愿填報咨詢活動,存在政策解讀不精準、信息提供不準確、費用收取不規范甚至詐騙等問題。

  教育部還強調,有關部門從未發放過“高考志愿規劃師”這類職業資格證書。該機構一些所謂“志愿規劃師”都是臨時招募的社會人員,按照總部提供的“臺詞”給考生和家長輔導。家長購買這些機構的服務不僅花了冤枉錢,而且可能報錯志愿。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調查也發現,高考志愿填報服務這一新興行業,機構魚龍混雜真假難辨,每單收費數千到上萬元,一些接受過志愿填報服務的過來人也直呼不值。而新興職業“高考志愿規劃師”也充斥著各種亂象,從業資格證交錢培訓就能拿,有的證書真實性難以查驗,為其背書的機構也存疑。

  高考志愿填報服務收費不菲,每單收費數千到上萬元

  近期,各地將陸續發布2022年高考成績,并啟動開展高考志愿填報工作。而一些所謂的高考志愿填報服務機構以及“高考志愿規劃師”也嗅到了金錢的氣息。除所謂的教育輔導行業的線下機構外,連一些互聯網大廠也紛紛入局高考志愿填報服務賽道。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走訪發現,目前對于高考志愿規劃師并無明確的行業規范和資質要求。“高考志愿規劃師”普遍從業門檻較低,但收費卻不菲。

  天津的一家提供高考志愿填報服務的機構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大專學歷、0工作經驗就可以上我們的高考志愿規劃師線上培訓課程,課程結業后就可以在我們平臺接單,包分配生源。”

  多家機構對記者表示,每單的收費在數千元到上萬元。

  一位自稱有11年志愿填報服務經驗的張老師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一對一全程填報服務為7000元,單次在兩個小時內回答有關高考志愿填報所有疑慮費用是2000元。”

  有業內人士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稱:“一般一對一志愿填報服務,一線城市的家長經濟實力強,收費就高一點,二三四線城市家長購買力會小一點,收費也相應低一些。但也會出現個別四線城市收費比一線城市貴的情況,個中原因很復雜。”

  另一位高考志愿規劃師的報價也驗證了這位業內人士的觀點,其報價在6800-12800元之間,價格浮動和考生所在省份有關。當得知記者是北京地區的考生時,該高考志愿規劃師報價為12800元。

  費用昂貴的“高考志愿填報服務”能否妥善解決考生和家長的需求?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發現,一些高考志愿填報服務機構只是給出志愿填報服務建議,最終并不對錄取結果負責,甚至有可能誤導考生。

  來自上海的金同學則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自己當初花重金聘請的高考志愿規劃師,提供的咨詢服務充滿了規劃師的個人偏見,鼓吹一所大學的同時貶損另一所實力差不多的大學,在志愿填報上誤導了他。

  來自甘肅的劉同學 2018年6月花費6000元購買了一家機構提供的一對一定制高考志愿填報服務。他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這種一對一定制服務完全不值。“他們會根據我的需求提供參考方案,做職業測評。雖然從分數出來到填報結束,一直可以在那家機構咨詢,但我覺得我的志愿并沒有填得很完美。因為他們只是根據往年的分數線等數據給我劃定可選學校的范圍和專業推薦,最終的志愿是我自己定的,我買一個幾百塊錢的志愿填報卡效果也是一樣的。當初我放棄了偏遠地區985大學選擇了一線城市雙非大學,結果保研結果不甚理想,如果他們當初建議我去985大學,我的未來可能會不一樣。”

  高考志愿規劃師培訓亂象:證書系山寨,有培訓機構假冒“中字頭”機構發證

  不少提供高考志愿填報服務的機構同時也在從事高考志愿規劃師的培訓業務,如藍鯨國際教育,向陽生涯等機構。

  而提供“高考志愿規劃師”培訓的機構也同樣魚龍混雜,真假難辨。

  天津一家從事高考志愿規劃師培訓的機構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大專學歷,0工作經驗可以報該課程,只要課程結業達到考核要求就可以拿到由‘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高級管理人才培訓中心’監制的‘高考志愿規劃師(高級)證書’,并且可以和平臺簽約成為兼職‘高考志愿規劃師’。”

  這家機構培訓費報價為4980元。數日后,當該培訓機構工作人員發覺記者沒有付款買培訓課的意向后,又主動降價到3980元,敦促記者趁優惠活動下單購買。

  當記者詢問該證書是否受到國家認可時,該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國家和行業都認可我們的證書。”

  事實上,有關部門從未發放過“高考志愿規劃師”這類職業資格證書。

  該工作人員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提供了一張印著由“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高級管理人才培訓中心”于2022年3月監制的專業人才職業技能培訓證書,職業名稱為:高考志愿規劃師。其還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提供了該證書的查詢網址———即一個名為“中管院高級管理人才培訓中心”的網站。

  該網站并未公布“中管院高級管理人才培訓中心”電話或郵箱之類的聯系方式,僅在網站尾頁公布了其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萬壽路12號”。這個地址沒有門牌號。

  記者前往該地址,發現“北京市海淀區萬壽路12號”所在地是一處名為“萬壽路12號院”的居民住宅小區。功夫不負有心人,經實地走訪、多處詢問,記者終于在北京市海淀區萬壽路甲12號萬壽賓館D座6層找到了所謂的“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字體為繁體)”。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以咨詢者身份采訪了該機構在場的工作人員,工作人員承認所謂的“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確實存在名為“高級管理人才培訓中心”的二級分支機構,“就在606辦公室。”當記者詢問該證書是否由“高級管理人才培訓中心”監制,在場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個問題我不清楚,只有高級管理人才培訓中心的人才了解。但我不建議你貿然去問他們。”記者前往該工作人員提到的中管院高級管理人才培訓中心所在的606辦公室,敲門沒有得到回應。

  事實上,位于北京市海淀區萬壽路甲12號萬壽賓館D座6層的“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是一家冒牌機構。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調查得知,真正的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并不存在所謂的“高級管理人才培訓中心”的二級分支機構,在萬壽賓館D座也未設置任何辦公地點。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在機關賦碼和事業單位登記管理網上查詢到,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如今是由中國旅游文化資源開發促進會舉辦的事業單位,登記住所在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紫金園寫字樓A座4層。

  中國旅游文化資源開發促進會的接線人員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冒充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的機構太多了,你(找的話)就去中管院的法定地址(指機關賦碼和事業單位登記管理網上顯示的地址)。”

  6月24日,記者來到位于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紫金園寫字樓A座4層的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在場工作人員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并不存在名為“高級管理人才培訓中心”的二級分支機構,同時,他還表示,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現在不被允許發證,“只有一個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在北京市海淀區萬壽路甲12號萬壽賓館D座6層的所謂‘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是假的。”當被問及位于天津這家提供培訓高考志愿規劃師服務的機構和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有無聯系時,該工作人員表示:“沒有聯系,現在凡是以我們的名義發放證書的機構都涉及詐騙。”

  根據《刑法》第280條第2款的規定,偽造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印章的,應當立案。

  消費者如何躲坑避雷

  就高考志愿填報服務行業的種種亂象,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在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消費者在購買高考志愿填報服務時,要做到“明明白白看廣告。認認真真簽合同。淡定從容存證據,依法理性去維權。也盡量不要購買‘高考志愿規劃師’的相關培訓服務。一單數千元甚至上萬,培訓機構為什么不自己賺這筆費用?所以一定要看好錢袋子,沖動是魔鬼。天上不會掉餡餅,地上卻會有陷阱,所以消費者一定學會躲坑避雷。”

  劉俊海還認為,國家應當出臺相關法律法規,規范魚龍混雜的高考志愿填報服務市場。目前這個行業存在一定的監管盲區和真空地帶。盡管市場會失靈,監管者不該失靈。在市場失靈的時候,監管部門應當挺身而出,用好、用夠、用足法律賦予的權限,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旗幟鮮明打擊和制裁侵害消費者權益的不法的高考志愿填報服務。消費者協會也應做好相關消費警示工作,對于已經出現的糾紛,要做好民間調解工作。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任嬌 羅東駿

【編輯:程春雨】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轮奸无码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