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l7bn"><strike id="ll7bn"><listing id="ll7bn"></listing></strike></var><var id="ll7bn"></var>
<var id="ll7bn"></var>
<var id="ll7bn"><dl id="ll7bn"></dl></var><thead id="ll7bn"></thead><var id="ll7bn"></var><var id="ll7bn"><strike id="ll7bn"><thead id="ll7bn"></thead></strike></var>
<menuitem id="ll7bn"></menuitem>
<menuitem id="ll7bn"></menuitem>
<ins id="ll7bn"><span id="ll7bn"></span></ins>
<var id="ll7bn"></var>
<var id="ll7bn"><strike id="ll7bn"></strike></var>
<var id="ll7bn"><strike id="ll7bn"></strike></var><menuitem id="ll7bn"><strike id="ll7bn"><listing id="ll7bn"></listing></strike></menuitem>
<cite id="ll7bn"><video id="ll7bn"></video></cite>
分享到:

碑志中的“諛墓”風氣

碑志中的“諛墓”風氣

2022年06月27日 08:59 來源:光明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碑志文是我國古代一種重要的應用文體,顯哀榮,盡禮俗,源遠流長,與人的生命結合極為緊密。劉熙《釋名》指出其“本葬時所設”,“臣子追述君父之功美,以書其上,后人因焉。無故建于道陌之頭,顯見之處”,這就要求碑志寫人記事須真實準確,唯此方能傳之不朽,故劉勰《文心雕龍·誄碑》云:“屬碑之體,資乎史才,其序則傳,其文則銘。”秦漢以來,碑志文寫作日興,而朝政“主荒政繆,國命委于閹寺,士子羞與為伍,故匹夫抗憤,處士橫議,遂乃激揚名聲,互相題拂”。人莫不想青史留名,碑志文于人寫事論功,立傳揚名,具有相當的傳播優勢和閱讀對象,正可滿足朝野“激揚名聲”“品核公卿”的需要,遂成為清流濁流爭奪輿論、把持時代話語權的重要工具。蔡邕《銘論》:“昭德紀功,以示子孫,物不朽者,莫不朽于金石,故碑在宗廟兩階之間。”即指出時人于立碑作志的重視。

  朝堂清濁對抗,兩派都需借助碑志張揚造勢,而人之善德懿行又從來沒有可具體量化的標準,特別是在漢賦“潤色鴻業”傳統的影響下,碑志紀功頌美的寫作尺度更難把握,于人于事極易顯言過其實乃至背離事實阿諛奉承之筆,這就促成“諛墓”。歐陽修《集古錄》云:“自后漢以來,門生故吏,多相與立碑頌德矣。”漢末碑文《中常侍樊安碑》《小黃門譙敏碑》等,墓主皆濁流宦官,而作者卻喪失公正立場,任意拔高溢美、小美大贊、無美稱美甚至混淆事實以丑為美。蔡邕為清流名士寫碑志,也多妄譽,如《太尉楊秉碑》寫楊秉“昔仲尼有垂三戒,而公克焉”,《陳寔碑》說陳寔“盡人材之上美,光明配于日月,廣大咨乎天地……巍巍焉其不可尚也,洋洋乎其不可測也”,夸飾捧揚,不免失于真實。

  作文的潤筆和人情也影響到碑志諛墓。范文瀾《墓志銘考》:“自文章與學術分道,綴文之徒,起似牛毛。貴室富賈之死,其子孫必求名士獻諛為快……文人則亦有所利而輕應之。”如此情況下,文人自難免俗。顧炎武《日知錄》說蔡邕“集中為時貴碑誄之作甚多,如胡廣、陳寔各三碑,……至于袁滿來年十五,胡根年七歲,皆為之作碑,自非利其潤筆,不至為此。”考察蔡邕《胡廣碑文》,寫胡廣“揚惠風以養真,激清流以蕩邪,取忠肅于不言,消奸宄于爪牙”,和《后漢書》所載胡廣“無謇直之風……譏毀于時”形成強烈反差。究其原因,不僅在于蔡邕曾“師事太傅胡廣”,更在于胡廣位高權重,“自終及葬,漢興以來,人臣之盛,未嘗有也”。在權力、金錢及人情的多重作用下,蔡邕為胡廣作碑文,感念師恩,為尊親諱,就必然多寬宥諒解,少明辨是非,故凈化美化,甚至虛飾謬贊胡廣,諛墓明顯。蔡邕為此也感嘆:“吾為碑銘多矣,皆有慚德。”

  膨脹的欲望產生膨脹的文學,諛墓是碑志創作的流弊,體現出文章寫作中誠信與虛偽、質實與浮華的沖突,蔡邕之后,徐陵、庾信、王勃、李邕、陸贄、韓愈、柳公權、司空圖等都有奉詔或受財作碑志的記錄。錢詠《履園從話》云:“諛墓之文日起,至隋唐間乃大盛。”《唐語林》載:“長安中爭為碑志,若市賈然。大官薨,其門如市,至有喧競構致,不由喪家者。”這就更造成某些文人的鬻文諛墓。至于鄭薰《內侍省監楚國公仇士良神道碑》阿諛臭名昭著的宦官頭目仇士良,司空圖《華帥許國公德政碑》《太尉瑯琊王公河中生祠碑》阿諛擁兵自重的王重榮,則與權奸當道、王政動蕩的時局有關。

  從心理上說,文人都不愿意寫自欺欺人的諛墓文,但最終又不得不寫,桓范《世要論》云:“刊石紀功,稱述勛德……勢重者稱美,財富者文麗……上下相效,競以為榮。”托美言以成不朽,為迎合復雜的社會需求,文人違背立碑作志“資乎史才”的根本,寫作中虛美阿諛,流于形式。而諛墓又是以對墓主的高度歌功頌德來實現的,文人為此借鑒漢賦和銘文的寫法,鋪陳排比,藻飾文辭,捧揚人事,這就更改變了碑志重在記事的史傳功能,轉而以頌美為主,寫作中漸漸文勝于質,駢儷日盛,虛浮華靡,氣格不振,遂致文體嬗變。章學誠批評南朝碑文:“鋪排郡望,藻飾官階,殆于以人為賦,更無質實之意。”錢鐘書《管錐編》也指出庾信“集中銘幽諛墓,居其太半,情文無自,應接未遑,造語謀篇,自相蹈襲……固六朝及初唐碑志通患”。

  諛墓是碑志創作中很難回避的問題,當然,諛與不諛,又如何去諛,諛到什么程度,固然離不開時代文化背景及文體互動流變等因素,但更和撰文者自身的個人品性與寫作水平密切相關。高明的文人作碑志往往審慎,為避免因諛墓而遭受時譏,多認真把握銘功頌美的尺度,甚至突破傳統套路,追求碑志寫作的創變。有唐以來,面對因諛墓導致的碑志寫作中的不良風氣,陳子昂、張說、蘇颋、梁肅、李華等人莫不努力改進,但成效最大者為韓愈。吳訥說碑志文“古今作者,惟昌黎最高,行文敘事,面目首尾,不再蹈襲”。在古文運動的背景下,韓愈一生作有多篇碑志,行文因人而異,紀功頌美注重選擇,力避虛浮阿諛之筆。如《殿中少監馬君墓志》,墓主雖為貴胄,但韓愈通篇撫今追昔,感嘆人生蒼涼,用筆婉而多情,不見虛美。《故中散大夫河南尹杜君墓志銘》也以鋪敘墓主家世履歷行文,其他則隱而不發,被方苞評為“志無美詞”。這種就事論事收放有度的筆法,韓愈在為其他權貴如韓弘、路應、李成等作碑志時亦多體現。至于《柳子厚墓志銘》《給事中清河張君墓志銘》等,記敘抒情,議論說理,善善惡惡,對墓主的善舉義行褒獎有加,則顯示出筆法顯揚直露的一面。

  錢基博《韓愈志》云:“碑志文有兩體:一蔡邕體,語多虛贊,而緯以事歷,《文選》《文苑英華》諸碑多屬此宗;其一韓愈體,事尚實敘而裁如史傳,唐宋八大家以下多屬此宗。”韓愈以后,歐陽修等人扇揚余烈,為避免因銘功頌美而落入諛墓的俗套,更強調史家筆法,追求碑志創作的實錄和道德教化精神,反對將碑志當作為墓主歌功頌德、抒發個人主觀見解的俗文。比如在寫尹洙、范仲淹時,盡管墓主家屬一再要求改變事實拔高墓主,但歐陽修堅持“簡而有法”“事信言文”的寫作準則,始終不為所動,又作《論尹師魯墓志》《與杜論祁公墓志書》予以說明,感慨“修豈負知己者”。歐陽修的創作實踐和理論主張得到王安石、曾鞏和蘇軾等名士的響應,各自身體力行,創作古樸和雅、平和蘊藉的史傳性正體碑志文,這就進一步扭轉諛墓流弊,使得碑志文從簡單的禮俗應制轉向深層的明道思理,最終走上良性發展的康莊大道。

  (作者:徐海容,系東莞理工學院教授)

【編輯:王詩堯】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轮奸无码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