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l7bn"><strike id="ll7bn"><listing id="ll7bn"></listing></strike></var><var id="ll7bn"></var>
<var id="ll7bn"></var>
<var id="ll7bn"><dl id="ll7bn"></dl></var><thead id="ll7bn"></thead><var id="ll7bn"></var><var id="ll7bn"><strike id="ll7bn"><thead id="ll7bn"></thead></strike></var>
<menuitem id="ll7bn"></menuitem>
<menuitem id="ll7bn"></menuitem>
<ins id="ll7bn"><span id="ll7bn"></span></ins>
<var id="ll7bn"></var>
<var id="ll7bn"><strike id="ll7bn"></strike></var>
<var id="ll7bn"><strike id="ll7bn"></strike></var><menuitem id="ll7bn"><strike id="ll7bn"><listing id="ll7bn"></listing></strike></menuitem>
<cite id="ll7bn"><video id="ll7bn"></video></cite>
分享到:

新修訂體育法,為青少年體育發展撐起法治藍天

新修訂體育法,為青少年體育發展撐起法治藍天

2022年06月27日 11:04 來源:人民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青年興則國家興,青年強則國家強。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領、有擔當,國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為了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體育憑借其跨界性、融合性和復合性的功能不僅成為青少年健康促進、教育成長等重要手段,而且在培養其愛國主義、團隊主義等精神和塑造青少年人生觀、世界觀和價值觀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面對我國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突出矛盾,青少年人口結構、生活方式及理念等發生重大變化,青年就業結構性矛盾日益凸顯、新的教育公平問題逐漸顯現、青年政治和公共事務參與尚不充分。由此,在未成年人、教育、衛生、安全等多個領域立法工作中,均將青少年作為重點人群納入立法范疇。

  引導青少年樹立健康第一的理念,為青少年提供家庭、學校、社會全域式體育參與環境,是新時代我國青少年體育的工作使命和責任。“家庭、學校、社會都要為少年兒童增強體魄創造條件,讓他們像小樹那樣健康成長,長大后成為建設祖國的棟梁之才。”

  2022年6月24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三十五次會議修訂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法》,將第三章章名“學校體育”修訂為“青少年和學校體育”,對筑牢青少年體育的法治之基具有重大意義,說明青少年是體育立法工作中的重點人群,其體育參與具有特殊性,不僅應將學校作為青少年體育參與的重要陣地,更應遵循其人群特點對體育參與目標、環境、資源等應予以高度重視。

  微信圖片_20220626231351.jpg?x-oss-process=style/w10

  2021年5月23日,在寶雞市體育場,陜西省千陽縣燕伋小學的學生進行分組攻防練習。

  用法治推進青少年體育優先發展

  《體育法》第一章總則中提出“國家優先發展青少年和學校體育,堅持體育和教育融合,文化學習和體育鍛煉協調,體魄與人格并重,促進青少年全面發展”,對青少年體育發展具有戰略性、指引性和長遠性意義。

  優先發展青少年和學校體育是為貫徹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提供了法治保障,是進一步夯實青少年體育在教育強國、體育強國、健康中國等國家戰略中基礎地位的路徑選擇。在跨部門治理青少年的背景下,體育部門負責青少年校外體育和教育部門負責學校體育的管理模式已不適應跨部門、跨層級和跨領域體育和教育治理格局,更不能適應青少年健康成長的體育、教育等環境。顯然,國家優先發展青少年和學校體育是青少年體育權利的法治保障。在《體育法》中,提出國家實行青少年和學校體育活動促進計劃,健全青少年和學校體育工作制度等條款,旨在以聯動體育、教育、衛生、團組織等多部門協同推進青少年和學校體育工作,并將青少年作為重點人群及將體育置于促進青少年健康成長的中心地位。

  《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提出“保障未成年人休息、娛樂和體育鍛煉的時間”“體育場館等場所,應當按照有關規定對未成年人免費或者優惠開放”。《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提出“教育、體育、衛生行政部門和學校及其他教育機構應當完善體育、衛生保健設施,保護學生的身心健康。”等保障青少年體育的法律條款。在此背景下,青少年和學校體育在《體育法》中獨立成章作為青少年全面發展的法治保障,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提出“國家培養青少年德智體等全面發展”條款的具體落實,與其他領域法律相得益彰、互補支持及相互補充。

  用法治夯實青少年體育基礎陣地

  為滿足青少年全面發展權利的法治訴求,構建全域式、全流程和全學段青少年體育服務體系,以法治手段夯實青少年體育基礎陣地成為當務之急。

  在體育生活化的背景下,青少年家庭體育、社區體育、體育培訓產業等都已超越僅局限于學校開展系統化體育教育的范疇;在改進新時代學校體育工作的背景下,通過多部門治理補齊體育教師、體育場地設施與體育課后服務等資源短板,共建政社、政企合作的學校體育服務機制。

  《體育法》將青少年和學校體育獨立成章,旨在為體育、教育等多部門協同推進學校、體育運動學校和青少年體育俱樂部等共促青少年體育的提供法律依據。一方面,《體育法》明確了青少年體育基礎陣地的組織體系。為了推動青少年體育活動開展和普及,《體育法》不僅明確了教育行政部門將體育納入學生綜合素質評價范圍、提升體育素養等法律責任及體育行政部門在傳授體育知識技能、組織訓練、開展體育競賽和管理場地等方面的職能,而且提出了學校、體校和青少年體育俱樂部等權利范疇。尤為重要的是,諸如學校運動隊建設、加強學生體質監測、體校文化教育等都需依托體育、教育、衛生等多部門共同執行和落實。

  另一方面,《體育法》建立了青少年體育陣地的組織機制。學校、體校和青少年體育俱樂部均創建在基層,國家為了建立有利于開展青少年體育的組織體系,出臺了《深化體教融合 促進青少年健康發展的意見》等系列文件,為基層執行實施方案提供政策支撐。

  《體育法》針對幼兒園及學校體育、體校和青少年體育俱樂部等資源供給不足、部門責任不清等提出了諸多指向性法律條款,如學校可以設立體育教練員崗位、優秀退役運動員從事學校體育工作、體育中考和高考改革、家庭在青少年體育中的責任和義務等。可見,此類條款有利于青少年體育組織互補資源、共促發展,為其機制創新提供了法律依據。

  用法治建立青少年體育活動體系

  體育活動是青少年體育組織為促進青少年享受樂趣、增強體質、健全人格、鍛煉意志,開展體育課程、體育鍛煉及運動訓練等總稱。隨著青少年體育參與意愿逐漸增加,青少年體育活動已突破以體育課為主的學校體育體系和以體校為主的業余訓練體系,構建適宜青少年健康成長規律的進階式學校體育體系、一體化業余訓練體系和多元化校外體育培訓體系已成為現實需求。

  《體育法》在“第三章 青少年和學校體育”提出了遵循青少年敏感期身心發展規律、體育發展規律和社會發展規律,涵蓋青少年校內校外、普及與提高、教學與訓練等的法律條款。

  在學校體育體系方面,《體育法》不僅提出了幼兒體育活動、體育教學課程、體質健康監測、體育課余活動、體育競賽活動、體育考試、體育教師資源等內容,而且還明確教育、體育、衛生等部門共同促進學校體育發展的職責。為了進一步深化體教融合,還提出學校設立體育教練員崗位等一系列有利于學校培養競技體育后備人才的法律條款。

  在業余訓練體系方面,《體育法》強化了體育作為培養體育后備人才傳統陣地的功能和作用,要求各級人民政府應在場地、設施、資金、人員等方面對體校予以支持,并明確其文化教育工作的管理權。此條款對體校破解場地設施陳舊、辦學經費縮減、教練員入編難和文化教育短板等問題予以極大程度的扶持。同時,從學校創建高水平運動隊、組織層級化體育競賽活動等方面拓展了業余訓練范疇,旨在形成多領域協作的一體化業余訓練體系。

  在體育培訓體系方面,在《體育法》“第六章 體育組織”中提出:“國家鼓勵發展青少年體育俱樂部”,并在“青少年和學校體育”章提出鼓勵學校組織俱樂部等體育訓練組織等法律條款,其目的是進一步明確青少年體育俱樂部在體育事業發展中的法律地位,對其在基層注冊、運行及體育、民政等部門對其給予扶持和進行監督提供法律依據,并提出鼓勵其與學校體育融合發展等舉措。

【編輯:王禹】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轮奸无码免费观看